您现在的位置: 华罗庚实验学校校园网 > 国际理解 > 文化交流 > 正文

文化交流

【校长推荐】可汗学院、翻转课堂、慕课:掀起教育变革新浪潮

作者:网络    国际理解来源:网络    点击数:4545    更新时间:2015/4/14 字号:

【校长推荐】可汗学院、翻转课堂、慕课:掀起教育变革新浪潮

当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新生妮科尔•尼西姆被三角几何学困住时,她没有去请教老师或同学,而是在YouTube网站上找了一段“可汗老师”讲解三角几何学的视频,反复看了几遍,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整个过程既方便又快捷,而且没花她一分钱。  

这个案例出自于百度“可汗学院”,这个可汗老师,就是目前网络上“最红的教师”——萨尔曼•可汗。他从2004年起陆续制作了2300多段视频辅导材料,内容从数学到越南战争,无所不包。有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已有5600万人次观看他的“教学录像”。  

可汗学院(Khan Academy),是一个非盈利教育组织,通过在线图书馆收藏了3500 多部可汗老师的教学视频,向世界各地的人们提供免费的高品质教育。该项目由萨尔曼•可汗给亲戚的孩子讲授的在线视频课程开始,迅速向周围蔓延,并从家庭走进了学校,甚至正在“翻转课堂”,被认为正打开“未来教育”的曙光。  

其实,当初可汗把教学视频传到网络,是在为侄女和侄儿辅导数学功课的过程中的灵光一现,他想到了制作教学视频,让更多学习有困难的孩子享受这一辅导资源。而后来科罗拉多州林地公园高中的化学教师乔纳森•伯尔曼和亚伦•萨姆斯从2007年春开始,把结合实时讲解和PPT演示的视频上传到网络,让学生在家中或课外观看视频中教师的讲解,把课堂的时间节省出来进行面对面的讨论和作业的辅导。这就进行了颠覆传统课堂的尝试。  

目前很流行的词汇,“翻转课堂”,大概就是出自于此。  

从定义上来说,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是指一种教师创建学习视频,学生在家中或课外观看,回到课堂师生面对面交流和完成作业的教学形态。  

“翻转课堂”的这一尝试,取得了多方面的效益。首先,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学习习惯来安排学习的进度,学习的自我管理意识大大增强;其次,通过网络及时的反馈,教师可以了解到学习困难学生的困难所在,能够做出更有针对性的辅导;其三,课堂上互动交流的时间大大增加,同伴之间的相互帮助和提醒大大提高了学习的效率;其四,学生的学习成绩有了明显的提升……  

教学方式的革新永不止步。到了2011年的秋天,一种大规模的教学风暴在互联网兴起,这种被誉为“印刷术发明以来教育最大的革新 ”的风暴就是“慕课”。到了2012年,慕课风靡全球,2012年因此被《纽约时报》称为“慕课元年”。  

所谓MOOC,是新近涌现出来的一种在线课程开发模式,它发端于过去的那种发布资源、学习管理系统以及将学习管理系统与更多的开放网络资源综合起来的旧的课程开发模式   

“慕课”(MOOC),顾名思义,“M”代表Massive(大规模);第二个字母“0”代表Open(开放);第三个字母“O”代表Online(在线);最后的“C”也就是Course(课程)。所以,通俗地说,慕课就是大规模的网络开放课程,它是为了增强知识传播而由具有分享和协作精神的个人组织发布的、散布于互联网上的开放课程。  

以上仅仅是我所了解的“可汗学院”、“翻转课堂”、“慕课”的一些情况。而事实上,对于翻转课堂,对于慕课,我们现在的争论喧嚣甚上。上个星期,在华师大参加双名培训,教授给我们出了几个思考题:比尔盖茨所说可汗的翻转课堂代表了教育的未来,你如何看待?你认为慕课会对今后的教育产生什么影响?如果在我们的基础教育实施翻转课堂的教学模式,你认为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我们用半天的时间,结合自己的理解和各自学校的实际,充分表达了观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关于“慕课”之争,前天应该是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华东师范大学陈玉琨教授和上海市教委基教处倪闵景处长在微信公众账号《第一教育》讨论“慕课真的能翻转基础教育课堂吗?”,双方在方向上虽然都肯定了慕课对于教育变革的影响,但在具体的应用上,两人还是呈现出了很多不同的观点。这个讨论,引起疯狂转发和评论,既显示出了自媒体的力量,也显示出了“慕课”的热烈和可争。昨天,微信公众账号《第一教育》做了统计,种种的转发和评论中,有教育管理者、有教育研究者、有一线教师、还有仅仅是关注教育的人群。  

有人说,现如今的中国教育不是方式方法或者课程的问题,而是家庭教育问题;教育并不只是学校的事、老师的事,而是全社会的事。  

此话很对。慕课作为一种教学的方式,在现在的中国,也快要热闹到成为全社会的事了。  

对于慕课之争,我最喜欢的是这个评论:国外的慕课是一种教师自发的创新;中国的慕课是一种时髦的跟风,当我们还无法认识真正的开放心态和懂得学习者需求的时候,慕课将注定是稍纵即逝的流星。  

可汗学院、翻转课堂、慕课,作为一种外来的教育形式,对于我们来说,要学习的不是技术、不是操作路径、更不是学习内容,而是真正的对开放的理解。有了真开放,我们也完全可以有本土的可汗学院,本土的翻转课堂,本土的慕课。  

其实,任何教育形态,都应该是在基于学习者需求的基础之上展开,所以,教育变革的新浪潮,不应是体现在教育的形式上,恰恰是应该体现在学习者的内心诉求之上。  

从这个视角出发,我们去追求和创造属于我们中国本土的可汗学院、翻转课堂以及慕课。我们出发! 

——转自网络

 

更多